当前位置:首页 > 鸽闻天下
用户名
密  码
铭人鸽系

比利时中距离宗师—恩格斯兄弟

作者:admin 时间:2012-04-23 点击次数:19651
 
 
恩格斯:这是当前比利时赛鸽运动的旗帜。父亲福罗,儿子乔斯和尤勒斯三人,90年以来获得7次国家赛冠军,超过60次入赏国家赛前10名,50次省赛冠军,按这样的成绩,若要把比利时4万鸽友硬要排个队的话,应该不出前3名。这也标志着现代赛鸽运动从詹森的时代进入到另一个崭新的时代--恩格斯时代!当然,阿连栋克的詹森兄弟使赛鸽运动在比利时乃至世界如此普及,堪称现代赛鸽之父,但詹森的时代已然过去了,他们在育种方面是无人比拟的,可是在他们必生的赛鸽生涯中唯一的遗憾--即使现在健在的路易·詹森也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就是他们从没有拿过比利时国家级的冠军。恩格斯家族对此作出了挑战,他们的鸽子在各个级别中--无论是成鸽,一岁鸽,还是幼鸽或雌鸽,在俱乐部、省赛、省际赛、国家赛上都能让对手无不吃惊地认输。
 
 
父亲福罗·恩格斯生前总是雪茄不离手,比利时鸽报采访他时曾问他长寿的秘诀时,他曾说,“我跟我的医生也说过我的这些不好的习惯,医生拿听筒听了听我的心脏之后说,还是保持你的习惯吧,要不然你恐怕2周都活不了。” 生性乐观、开朗而且极纯朴的一个比利时农民,手上的雪茄,头上的比利时鸭舌冒,身上总是一件蓝色的工作服,这就是老福罗的标志。两个儿子也象父亲一样,总穿一身蓝色工作服,这身衣服即可以下地干活又可以进鸽舍,最实用不过了,一次曾在德国的鸽展上见到恩格斯兄弟,身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反而差点没认出来。父子的育种方式也象他们的衣着习惯一样,讲究实用。老福罗曾说:“赛鸽笼是检验鸽子质量最准确的鉴定专家,光凭赛鸽笼就能看出谁是最好的鸽子,在赛季结束的时候,里面剩的就是好鸽子了。” 这样一位睿智的养鸽大师不幸于2002年12月4日去世, 享年93岁。他的两个儿子乔斯和尤勒斯其实很长时间以来就完全接过了他们父亲的任务;由福罗·恩格斯经过半个世纪培育恩鸽斯系,将由两个儿子继承下去。
 
 
在尤勒斯·恩格斯退休以后,他们的成绩更如虎添翼一般,乔斯和尤勒斯两人能互相弥补,配合默契,这也是他们成功的基础;乔斯负责育种,尤勒斯负责赛鸽。
 
恩格斯鸽系的形成
 
恩格斯鸽系得从1947年说起,那时,福罗·恩格斯从他的兄弟那得到2只鸽子,今天恩格斯的鸽子就是起源于这2只鸽子。后来包括被称作基础种雄的“老浅斑”和“白条”也一样是这2只鸽子的后代,而“老浅斑”和“白条”又是表兄弟。“老浅斑”B78-6084723是1970年出生的“佐特”之子,“佐特”是1972年比利时中距离鸽王4位;“白条”B81-6578304是一只杂交鸽,父亲是73年的“老黑”,母亲是一只万侯-尤特霍芬的雌鸽,“白条”在1984年在几周之内获得了2次奥尔良省赛冠军,一次是1734羽,一次是2695羽。由于他出色表现使福罗·恩格斯决定留种而不再继续比赛,总之,“老浅斑”和“白条”出现在许多鸽子的血统里,他们的遗传力历代不衰,后代在国家赛、省赛上多次获奖,恩格斯父子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比利时信鸽专业杂志的头版头条的位置上。半个世纪以来,恩格斯父子采用一种在本鸽系内部进行的远亲血系配的方法,再经过严格的筛选,形成了一个完全通畅的家谱。福罗·恩格斯曾经说:“通过这种方法做出的鸽子相对来说次品较少。” 过去几十年的成绩也证实了他的话,在比利时,能取得这样成绩的鸽舍屈指可数。
 
“老浅斑”和“白条”
“白条”的一个直子“白羽”B89-6324103获得了1990年波治国家赛9756羽冠军,并获得了同年比利时中距离鸽王5位;“白条”还做出了可能是他们最好的种鸽--著名的“231”B86-6616231,“231”做出的后代成绩令人惊叹,比利时目前最流行的可以说就是“231” 后代,“231” 在2002年时出了2只鸽子后,结束了其辉煌时代。
 
 
当象“231” 这样的超级明星退幕之后,人们自然会问起他后代的表现。谁目前是恩格斯鸽舍中担当着“231” 的角色呢?当然,找出这样一只超级种鸽需要有多年检验才能辩明出来,他认为,毫无疑问当然是“178” B94-6495178,这只“231” 直子也是一羽灰白条,他是许多省赛和国家赛冠军的父亲和祖父!再有就是“178”同父异母的哥哥 B90-6237584,“584”胖灰为恩格斯在比利时赛场上立下了汗马功劳,“584”胖灰不仅是“231”直子中最出色赛鸽也是一羽齐名“178”的超级种鸽。“584”是奥林匹克鸽王冠军558玛丽克的曾外祖父,胡本的威尔森12705羽省赛亚军“复仇之神”的祖父。
 
   
恩格斯铭鸽
 

再看看欧洲一些大师级的鸽舍,他们在引入恩格斯的鸽子后,给自己的鸽系又增加了多少速度基因:如盖比的“爱情小子”B01-303107查特卢6334羽冠军,其祖父为恩格斯的“胖雌”的直子;戈马利的“琳达”B02-2214103波治全国亚军的外祖母即为恩格斯的“231” 直女,胡本的威尔森12705羽省赛亚军,又称“复仇之神”,其祖父就是恩格斯的“胖公”—B90-6237584;万侯尤特霍芬的94年利蒙治国家冠军即为恩鸽斯“白条”B81-6578304的直子;考夫曼父子2004年刚刚获得NPO阿比利斯588km 10609羽冠军 -- NL03-5343024之父就是恩格斯原棚“小恩格斯号”,为B00-6272135全兄弟;
这里必须提到比利时另一大师级的人物卡尔·席伦,他是著名的国家1号的作育人。他的起棚1号种鸽就是一只叫“恩格斯”(Engels) 的鸽子,B 73-6287434,这只鸽子象一条红线一样贯穿卡尔·席伦的鸽系,国家1号为“恩格斯”号的玄孙,从外形上2只鸽子的特征极为相似,之所以叫“恩格斯”号,是因为这只鸽子是由福罗·恩格斯(Flor Engels)作出的。
席伦是在1973年从恩格斯那里买来的4只幼鸽,其中之一就是B 73-6287434。“恩格斯”是一只颜色偏深的斑点,它本身飞了15次冠军,卡尔·席伦所有成绩出众的好鸽子都有这只鸽子的血统。
这里仅列举欧洲大师级的鸽舍,还有许多对中国鸽友来说并不太熟悉,但在欧洲成绩很好的鸽舍,如2004年比利时一岁鸽总冠军杰夫·范温克的基础种鸽B98-6396513也是恩格斯原舍做出的231回血鸽;圭多·路克斯的2004年波治II国家赛一岁鸽冠军 (14207羽) 的主血也是恩格斯为基础做出的。这说明恩格斯鸽子有超凡的遗传力,此外,也证明恩格斯鸽系与其它鸽系的融合力极强,象詹森鸽系一样,好就好在能和任何鸽系杂交,无论是和长、中、短距离的鸽系杂交,其后代都有很好的表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