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鸽闻天下
用户名
密  码
铭人鸽系

荷兰一代宗师克拉克

作者:admin 时间:2014-11-05 点击次数:18143


    从1944年克拉克一个人骑车去詹森家买回四羽幼鸽到2004年去世时,整整60年!从一个22岁的小青年到一个82岁垂暮之年的老人,克拉克一生只有一个中心――育种赛鸽;只有一个主旋律――参赛获奖!以克拉克的天才、勤奋和其一生的执着“定吾所好、玩而老焉”来看,人生还有更高的境界吗?更何况克拉克60年如一日,年年金榜题名、桃李天下、名扬全球;纯血育种,以其克拉克血脉打遍天下,少有敌手。人生还有更大的成功吗?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鸽迷们热衷于用自己丰富的幻想来编织一幅成功的美景:此鸽配彼鸽,上天就赢了!年复一年的美梦,少有梦圆!克拉克以最简单的方式为我们指明一条成功之途。他只相信詹森的鸽子和自己的育种;他只相信比赛才能大浪淘沙、把金留下;他只相信纯种不相信杂交,并以60年辉煌的赛绩令群雄汗颜。

 

    “冰出于水而寒于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世人皆以为克拉克鸽就是詹森鸽,此乃大错特错也!事实上是克拉克以詹森为源,以自己最优秀的赛鸽育种,再以子代的赛绩来验证其种鸽能力。比赛,物况天泽;育种,鸽竞人择。60年如一日打造出白金般纯正、闪光的克拉克血脉。詹森与克拉克正如辣椒与川菜,克拉克为世人摆下的是一席美食家的绝品川菜,詹森只是辣椒。可叹的是1995年当最后一位懂鸽子的查理.詹森去世后,辣椒也就成了青椒了。

    “人生苦短,鸽道绵长,往事并不如烟。”克拉克是鸽坛的毕加索。毕加索的画是人类的瑰宝,克拉克的鸽子也是人类的瑰宝。他们在人类文明史上的不同领域,以同样登峰造极的辉煌,为后人谱下一曲不可磨灭的乐章!

 

缘起

    在荷比边境有一座美丽的荷兰小镇叫鲁赛尔(Reusel)。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除了不多的农庄主外,几乎所有的鲁赛尔能工作的人都在当地雪茄烟厂里上班。另外,还有几千名比利时阿连栋克镇(Arendonk)的同事们越过边境来雪茄烟厂上班。他们以此为生。

    凯斯.凡林普特(Kees van Limpt)也在雪茄烟厂工作。一天早上,他正要出门上班,外面下起了大雨,他的小姨子逼着他戴上了一顶她丈夫的帽子,才放他出门。当凯斯顶着个湿乎乎硕大的帽子来到工厂时,当时即遭到比利时同事们的嘲笑:“大帽儿!大帽儿!”(“大帽儿”比利时语的发音是“克拉克”)从此,所有的人都只叫他的外号“克拉克”了。这个“克拉克”的外号跟随了凯斯一辈子,并传给了他的儿子乔斯。自此,乔斯.凡林普特(Jos van Limpt)一辈子就成了乔斯.克拉克(Jos KLAK)。谁也没有想到在克拉克六十年无以伦比的赛鸽生涯中,让当年他父亲的一个绰号变成了历史的辉煌!

    父亲老克拉克就是一个上乘的赛鸽家。在1935、1937、1938年三度登上鲁赛尔综合鸽王的宝座。老克拉克教会了小克拉克养鸽、赛鸽。1942年老克拉克不幸去世。1944年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年轻的小克拉克又开始养鸽子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永远赶不上他的父亲。但所有人都大错特错了!人们将看到的是世界鸽坛上空前绝后的一颗巨星从荷兰小镇鲁赛尔冉冉升起!并在此后的几十年里象阳光一样沐浴着全球鸽坛的每一个角落,直到永远!

 

点金成钻的金手指

    当年在父亲老克拉克工作的雪茄厂里有一位比利时阿连栋克镇的同事叫――艾得兰.詹森(Adriaan Janssen)。艾得兰也是一位痴迷的鸽友。老克拉克一有空就和艾得兰一起聊鸽子。他俩很快就成为一对好朋友。为了友谊,老克拉克从詹森家买回第一羽鸽子。那年小克拉克才六岁,他仍然记着第一次去詹森家买鸽子的事儿――老克拉克骑着车带着小克拉克兴冲冲地拎着鸽笼回家。老克拉克很快发现詹森家的鸽子出类拔萃,远强于鲁赛尔镇人玩的鸽子。于是,他带着小克拉克一次又一次地来到詹森家买鸽子。正当老克拉克准备大展鸿图,把在詹森鸽子上的投资变成赛绩硕果的时候,不幸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了。德国人对荷兰人很不客气,因为信鸽可以用来做战争的通讯工具,除非用很大一笔钱把鸽子寄养在德国人的指定地点,否则所有的鸽子必须被杀掉。象大部分鸽友一样,老克拉克很执着,他悄悄地在后院藏起八羽最珍贵的种鸽,以图战争一结束,便可立即重操旧业,东山再起!但老克拉克不幸于1942年辞世了。一个月之后,德国人占领了鲁赛尔并发现了老在拉克藏匿着的八羽鸽子,小克拉克的母亲极力争辩这是去世的老克拉克干的事,她们母子与此没有关系,并苦苦哀求,才逃过一劫。但八羽鸽子自然被德国人抄走了。

    1944年,鲁赛尔解放了,一个星期之后,克拉克骑车直奔阿连栋克镇的老鸽友詹森家,他坚信他父亲的眼力,坚持要以所痴迷的詹森鸽开始赛鸽事业,以了却他父亲的宿愿。克拉克一次又一次地骑车到阿连栋克镇的詹森家买鸽子,年复一年,鲁赛尔到阿连栋克的小路上留下了克拉克上百次来来往往的车迹。他当年并不知道詹森的鸽子会很快让他一举成名。克拉克每年只买几羽――要最好的,但不要绛鸽,年复一年地买。

    詹森兄弟的母亲谆谆告诫儿子们:“你们的爸爸和克拉克的爸爸是好朋友,他非常高兴卖给克拉克的爸爸最好的鸽子。儿子们,你们要像你们的爸爸一样――卖给克拉克最好的鸽子。”凭借这种世交的方式,克拉克每一次都能买到最好的鸽子。他很聪明,把赛绩一流的詹森鸽的脚环号记得清清楚楚。因此,来年克拉克去詹森家总是要求买他知道最好的种鸽生出的幼鸽,永远如此。

    克拉克认为他从詹森兄弟手中买到的最好的一羽鸽子是“年轻麦克斯(Jonge Merckx)B70-6243257的女儿。这羽雌鸽甚至比”玛莉安“(Marietje)B73-6773040还好!“玛莉安”是“老白眼”(Oude Witoger)B65-6371172的女儿、“老麦克斯”(Oude Merckx)B67-6282031的全姐妹,她是克拉克宠爱的基础鸽,繁育出很多子代,1980年,“玛莉安”不幸被田里的农药毒死。


    克拉克一辈子都坚信“詹森”是世界上最好的鸽子。他父亲就是样,他也如此。可起步并不如意。1945年克拉克用詹森兄弟处买的两对种鸽育出的6羽幼鸽参赛国。三场比赛之后,不但什么奖都没拿到,还丢了4羽!幸运的是剩下的两羽鸽子是一雌一雄。克拉克毫不气馁,用剩下的一对鸽子又育出了几羽幼鸽,投入到1946年的比赛中,这一次他居然获得了鲁赛尔幼鸽赛综合鸽王二位!1947年再次在幼鸽和一岁鸽的比赛中成绩令人刮目相看;1948年克拉克第一次登上了鲁赛尔鸽王一位的宝座!

    克拉克说:“一开始糟糕透了!俱乐部的名次单钉在墙上,我榜上无名。鸽友们互相嘀咕嘲笑我说:‘这就是出自世界名家詹森兄弟的鸽子?会飞吗?'但从那年以后,每一年我都在鲁赛尔鸽王赛上金榜题名!只有一年不是,但那是我鸽子被偷的一年!”

 

    事实上,世人即将看到的是世界鸽坛上一个巨人的崛起!虽然克拉克并不乐忠于人们对他表示崇拜,但对于无数鸽迷来说,克拉克无疑是荷兰鸽坛上空前绝后的巨人!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早期,克拉克垄断了鲁赛尔的赛事,1966年是他的颠峰年代。1967年,他仍然雄风不减。克拉克竞争对手们不得不清楚的认识到唯一能够打败克拉克的武器,就是克拉克的鸽子。

 

辉煌的历程

    克拉克有着一副好心肠。他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包括他的竞争对手。他一直助人为乐,不但为他的朋友提供一流的鸽子,甚至会帮助他的竞争对手!
  克拉克的种系成为荷兰很多超一流高手的基础种鸽。比如:赫斯特(Gebr.Heesters)、彼得.吉贝尔(Peter Gijbeis)、伯格曼兄弟(Borgmans Brothers)、凡林普特.迪普鲁特(V.Limpt.DePrut)约翰.鲍克斯(Johan Box)和其他很多一流鸽友。“克拉克大叔”是伯格曼兄弟的姨夫,也是好朋友,并让他们一举成名。他们不断从克拉克处得到他们想要的鸽子了,一直是一羽又一羽克拉克鸽子被带回家。克拉克没有后代,所以伯格曼兄弟理所当然地成为克拉克家族继承人。伯格曼兄弟的传奇名鸽“胖母”(Dikke Duif)NL64-1205046浅雨雌的父亲就是由伯格曼兄弟从克拉克处带回的鸽蛋所作出。这羽传奇名鸽“胖母”不可思议地育出了1979年和1980年连续两年荷兰NPO奥尔良国家幼鸽赛冠军!

 

  从1944年起,到1996年最后一次去詹森兄弟家买鸽子(那一年,詹森兄弟中最后一个懂鸽子的查理.詹森去世了)。克拉克以半个世纪的执着,坚信詹森鸽子是世界上最好的鸽子。一直是詹森棚里最优秀种鸽的后代从“灰48”B48-6445161开始,“斑格51”最好的鸽子、“班格59”B59-6236207、“老火箭”B73-6276400、“玛莉安”、“老麦克斯”、“年轻麦克斯”、“史克普”B68-6179123…一代一代地流入了克拉克的鸽舍。

  克拉克半个世纪如一日地参加比赛并年年荣获鸽王称号,只有最好的鸽子才会留下来育种;同时年复一年地从詹森兄弟家引进几羽最好的幼鸽,他让所引进的詹森鸽都在天空中自由翱翔,因为克拉克不相信也没有死棚的鸽子;他用新引进的詹森鸽来交配自己的“老克拉克系”,而克拉克从未向詹林兄弟输出过一羽鸽子!就这样,伟大的克拉克系形成了!让我们看一个典型的范例:

  克拉克用詹森兄弟育出的“浅班72”B72-6714574(“老白眼65”B65-6371172配“路德杰”B-6054253-69)来交配自己的老克拉克系的“年轻配对”之女“11母”NL70-6616611(“斗士61”NL61-212337配“冠军61”NL61-212328)育出一代骄子“雨白条77”NL77-2629598,该鸽多次在大羽数比赛中高位入赏并获得5253羽冠军。1979年在荷兰举行的两年一届的鸽坛奥林匹克大会上,“雨白条77”作为荷兰最负盛名的中距离鸽王入赏!请看一代宗师克拉克自己是如何说的:“我有幸亲身体会具有黄金血统的詹森鸽子。我拥有过许许多多超一流的詹森鸽。可能我是唯一不把那些最昂贵的詹森鸽关在棚里的人。五十的睐我每年引进的詹森幼鸽虽然没有一羽参加比赛,但却都在我的棚里自由飞翔。为此,我也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价。比如说我最好的母种鸽‘老火箭'的全姐妹‘玛莉安'就是在田里被农药毒死的。除了我当年的‘黄金配对'(“斗士57”NL57-400417配“白翅54”NL54-796196)和‘年轻配对'(“斗士61”配“冠军61”)外,我尽量让我的种鸽尝试不同的配对。因为我坚信当你给一羽一流的种鸽更多的配对尝试,才更有可能发掘出一流的子代!”

  确实如此,在过去六十年的漫长岁月中,克拉克培育出一代又一代超一流的冠军鸽。比如世界铭鸽“46号”NL65-1384946就是佛巴斯(Piet Verbarth)从克拉克棚里买回的一个蛋所出。他是“黄金配对”晚年的直子。在“46号”辉煌的一生中,他15次获得冠军,但更为惊叹的是“46号”作为种鸽的价值更加辉煌!它影响并且改变了荷兰、德国、美国甚至亚洲的中距离比赛游戏规则,以至于全世界的鸽友们淘金般的追逐“46号”的后代。

  克拉克的另一羽名鸽“史库特”(Schuolte)是以克拉克的好朋友——世界闻名的自行车赛手的名字命名的。“史库特”获得7次冠军之后,克拉克把它送给了自己的挚友——林森(Linssen)医生。这就是克拉克——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克拉克有很多鸽子都是这样无偿送给朋友的,由于没有子嗣,朋友的存在在克拉克的生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认为能够为自己最好的朋友所做的,就是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送给朋友。

 

  克拉克很多年来患有严重的哮喘病。1988年他的身体实在糟糕透了。那一年秋天为了健康,克拉克不得不出让自己大部分的鸽子。他请他的好友扬.贺尔曼(JanHermans)帮他打理此事。扬.贺尔曼把九十多羽克拉克主力鸽转手给美国橡树园鸽场主人坎伯.史拳吉(Campbell Strange)。从此,克拉克鸽子流散在美国各地。只是由于克拉克的太太和扬.贺尔曼的坚决反对,克拉克没有清棚卖光。不然,近十五年的世界鸽史将重新书写。最后克拉克自己保留了几羽10岁以上的老种鸽和少数年轻的赛鸽。

  病魔并没有击倒克拉克。春天来了,阳光又沐浴着大地和克拉克。上帝被感动了。他不忍心让克拉克如此的一个好人放弃他生命中最热爱的赛鸽而沉论。于是,举世闻名的“613”NL89-1775613诞生了,他是“克努克”NL-2542927-87和“85母”NL88-8810985所育之子。

  “613”是克拉克一生中最伟大的赛鸽!它长得不好看,个头又太大了一点,但是它每次出战必胜。虽然克拉克是以传统的“自然制”参赛(而不是现代的“寡居制”),但每一次参赛“613”都能高位入赏!1990年当“613”以一岁鸽的身份参赛时,它获得了5次冠军!其中3次比赛都有上千羽赛鸽参赛。“613”无愧地1990成为年省(ZNB)中距离鸽王一位。“613”有着惊人的定向能力,但是它有个毛病:就是归巢后不爱马上进棚,不然的话,它的赛绩就更加惊人。

  毫无疑问,克拉克在他所在的赛区以至在整个南荷兰都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当“寡居制”(原则上,就是把雌雄赛鸽分开饲养、训飞。只是在临比赛前让一对雌雄暂时相聚,然后分开上笼比赛,刺激各自归巢动力。)越来越流行的时候,克拉克坚持以“自然制”(原则上,让一对赛鸽自然地在一直生活、训飞。)参赛并影响了一大批鸽友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

 

对“自然制”的信仰

  扬.贺尔曼和他的同僚认识克拉克很多年了。当2001年圣诞节,他们去拜访他的时候,79岁的克拉克的身体已经非常糟糕,他看上去老多了,由于严重哮喘,他已经无法亲自进鸽棚。克拉克的好友也是他的鸽棚经理――科尔.凡盖斯尔(CorvanCestel)负责鸽棚的事情。每当比赛,侄子伯格曼兄弟也会来帮着打鸽钟。至于鸽棚的清洁工作,多年来一直是由老朋友海瑞.莫顿(Harriev.d.Mierden)负责。不幸,现在海瑞.莫顿也已去世了。

  虽然克拉克日渐衰老,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困难,但他对自己有一条铁律:如果到了他无法参加比赛的时候,他就决不养鸽子了。克拉克不希望自己仅仅为了商业目的养一棚鸽子来卖。令他欣慰的是半个世纪之后以78岁的高龄进入21世纪的他仍然是颗巨星,雄风不减:克拉克赛鸽荣获鲁赛尔2000年中距离成年鸽、幼鸽鸽王二位;2001年中距离综合鸽王一位!克拉克曾为此自嘲:“我日渐衰老,我的鸽子却日渐年轻!”

  在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中,百分之九十的荷比鸽友都采用了“寡居制”参赛,老派的克拉克却仍然对“自然制”情有独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朋友的劝导下,克拉克很不情愿地尝试了“寡居制”,但他不喜欢这种赛制,很快就放弃了。克拉克认为最优秀的雄鸽仍然是在“自然制”中发挥得最好。

  当然有很多克拉克的卫星棚,如林森医生、佛巴斯等以“寡居制”参赛,并取得了辉煌的赛绩。他们用克拉克的鸽子,几乎垄断了荷兰英德候文(Eindhoven)地区的比赛。事实上,面对几十年斗转星移般的挑战,克拉克执着地以同样的鸽子、以同样的方式、以同样的棚去参赛,始终如一!

  克拉克棚里鸽巢儿也和当年一样:在一边有个不大不小的跳板,鸽巢里很暗,象现代赛鸽的原始祖宗岩鸽生活在洞里一样。就这样,没有寡居的雄鸽、18对赛鸽以自然方式参赛。这就意味着在赛季里,每个周末,25羽到30羽克拉克的鸽子被选送参赛。一周复一周直到赛季结束。

  快下蛋的母鸽和正在喂雏的母鸽一般是不参赛的。还有就是在孵蛋和喂幼鸽的一对鸽子,必须有一只留在家里照顾蛋和幼鸽。克拉克也有一个鸽蛋的保温柜,但这是为应急所用。他从不喜欢像有些鸽友那样整个保温柜来孵出雏鸽。

  克拉克对鸽坛上流行的清规戒律不以为然。比如大家都认为如果一羽雄鸽在喂14天或较大的幼鸽并开始催母鸽的时候最最好的比赛状态;又比如说雌鸽在喂7天左右的雏鸽也是最佳比赛状态。克拉克对此不屑一顾。他说:“我有过一羽喂着两天雏鸽的雌鸽,不但拿到冠军而且领先第二名4分钟!那我还是不是好鸽手?连我的鸽棚经理海瑞都不会理睬那些庸俗之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鸽子在上笼时的状态。一只好赛鸽除了血统、归巢的动力外必须有很健康的状态才能赢!”

 

克拉克铭鸽“613”

  克拉克继续说:“当然,我现在采用的‘自然制'训练法已不像当初了。那时候,我让我的鸽子整天随意进出棚,并且爱吃多少吃多少。自从有了‘寡居制'之后,我必须也不得不改变。如果不变的话,我也决不会保持今天这样的成绩。”

  克拉克又说:“现在我每天早上7点钟放成年鸽子。它们飞走大约一小时后回来,我继续让它们再训飞一个小时后,给它们些食,但不喂饱,就把鸽子关在棚里了。训飞在过去是不存在的。今天不论什么方式养鸽,都必须有规范的训飞。”

  克拉克还说:“我每年保留30到40羽幼鸽参加比赛。我的13对种鸽每年出5窝幼鸽,所有的幼鸽到十月一日还不能吃食的话,就不要了。每年的十月一日,所有的鸽巢都拿走彻底清理,消毒鸽棚,然后为所有的鸽子换上停栖架。”就是这样简单的养法,克拉克不仅登上了赛鸽运动的颠峰,并久盛不衰!

 

发现一羽好鸽子?简单!

  人们问题不断地问克拉克如何才能发现一羽好鸽子?克拉克的秘密很简单:“这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赛季里每个星期日参赛,几乎每次都能最快归巢并为你获奖的鸽子就是你最好的鸽子。”

  鸽子的体形并不重要。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克努克'(“克努克”在荷兰语里是难看的意思)。它的体形老实讲很糟糕。不但是我这么认为,几乎所有上过手的鸽友都这么认为,‘克努克'的身体太大也比较僵硬。但使不得不很快改变我的看法。那年我有多余的11羽幼鸽,很快其中的10羽就被别人拿走了。只剩下‘克努克'谁也不要。我不得不让它临时加入赛鸽组。当赛季结束、开始配对儿时,我少了一羽雄鸽,可能是在最后一次比赛中丢了。‘克努克'不得不替上来,配我最好的一羽雌鸽。当时我的鸽棚经理海瑞对我说:‘你疯了?'我固执已见,决心试。结果‘克努克'成为了‘613'的父亲!在一般情况下不能容忍的一羽雄鸽成为了我一辈子拥有过最好的一羽赛鸽的父亲!所有那些鸽坛的金科玉律都到哪去了?管用吗?‘漂亮'鸽子是容易发现的‘好'鸽子是不容易找到的。”

  对于克拉克来说,养鸽子之间的交流是极为重要的。很多鸽友都没有重视他的这个意见。克拉克说:“如今,赛鸽界的专家们大多以一种大规模生产的方式来对待赛鸽运动。养鸽子、玩鸽子的一面被大大地忽视了。鸽主和鸽子之间必须有感情,必须相互了解,必须有亲密无间的关系。”

  他又说:“每当我走进鸽棚,把手放进食槽上呼唤我的鸽子时,马上有四五羽母鸽就会飞到我的手上,它们摇头摆尾地要和我的手做爱。那些看见人就魂不附体、惊慌失措的鸽子是坚决不能留的,它们会像瘟疫一样伤害整个团队。每一个鸽友都应该建立自己一套和鸽子轻松、和谐相处的游戏规则。人鸽之间的游戏规则的改变都有可能破坏这种和谐的平衡。”

  克拉克接着说:“当然一羽优秀的鸽子看上去总是很可爱的!好鸽子会有一对闪闪发光的眼睛,象丝绒般的羽毛,在鸽舍里引人注目。赛鸽运动不是科学,所以每个赛鸽家自己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喂鸽子的过程就是在找这种‘感觉'。我不用食槽喂鸽子,在‘自然制'的环境里,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有的鸽子在孵蛋,有的鸽子在喂幼鸽,所以喂食必须分别对待。针对孵蛋、喂幼鸽的不同状态,所有的鸽子都有各自的食谱。喂半个小之后把剩余的粮食拿走,每天早晚各喂一次。”

  “鸽舍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除了保持清洁之外,鸽舍里的通风条件一定要好,决不要让鸽子在潮湿的环境里生活;并且鸽舍必须朝东南方向。当年我父亲是上乘的赛鸽家,但他的鸽舍却是朝北的!天知道怎么回事。在赛鸽运动里什么都可能发生。但重要的是一个鸽友要对他的鸽子、鸽舍等总体状态有人‘感觉',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兽医不配住大房子

  克拉克接着谈到医药:“你知道这么多年来,哪方面是没变的吗?――用药!科尔.凡盖斯尔在来我这儿当鸽舍经理前就是我的好朋友,他经常来看我。每年要让兽医去他的鸽舍里五次。当他知道我几乎不用兽医光顾我的鸽舍里,他惊呆了!从此之后,他明白了很多道理,也开始一步步成为一个一流的赛鸽家。2001年的一次比赛里,他居然包揽了从1到前4名!

  “所用的药越少越好。一旦出现问题,必须马上做出决策,尽快处理掉那些有问题的鸽子。只有当非常优秀的鸽子病时,我才带它去看兽医。如果一个星期天,我的鸽子没飞好,我是不会带着我的赛鸽去看兽医的。兽医想从我克拉克身上挣钱糊口的话,他就不配住大房子!“

  克拉克拉着介绍他的医疗体制:“每年当鸽子第一圈儿下蛋的时候,对它们做7天毛滴虫的处理,当然,对所有的鸽子做新城疫(PMV)的预防。赛季从四月一日开始,在六月冠盖如云,我们对鸽子再做4天毛滴虫处理。就这些,没任何别的药物了!”

 

巨星陨落

     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就是盖世英雄终也不得像芸芸众生一样被上帝带走。有着菩萨好心肠的克拉克以最简单的方式展现他的英才,永远谦虚地对待无数的桂冠和崇拜者。这样一位荷兰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天才的赛鸽家离我们而去了。他给后人留下了无价遗产―――克拉克鸽系。克拉克六十年如一日的超一流赛绩也使得詹森兄弟红遍全球!克拉克六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纯血育种使得纯种克拉克像白金一样纯正、闪光!

     令人更惊奇的是:正是因为克拉克和他一代一代的鸽子对“自然制:的生活情有独钟,使得克拉克的鸽子极护窝。它们会像狮子一样去驱赶侵略者。因此世人为这些护窝物克拉克鸽子冠以“斗士”、“小斗士”、“最后的斗士”的美誉。

     虽然克拉克的鸽子像狮子一样强壮,但克拉克却不是。克拉克一辈子身体都不好。2003年他的身体更差,一次又一次地住进医院,只是 每一次他都能挺过去回到家里。也许是克拉克对他鸽子的眷注他的鸽子对主人的思念,给了克拉克如此坚韧的毅力顶过一次又一次生命危机。2004年克拉克又住院了,亲人、朋友们相信这次他也能抗过去,但去医院探望过他的朋友们这一次悲观了,当克拉克于2004年3月3日星期三在医院去世的消息传开时,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克拉克终于输掉了这场与病魔抗争的战斗。荷兰和整个世界不得不向鸽坛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赛鸽家告别。世界鸽坛震惊了,因为垄断了鸽坛六十年的传奇骄子仙逝了。从今后,此鸽坛非彼鸽坛了,留给后人的是克拉克用一辈子心血打造出来的绝无仅有的瑰宝―――克拉克血脉。

     克拉克在生前立下的遗嘱中要求比利时信鸽报(DeDuif)在他死后全球公开拍卖全部克拉克的鸽子。这是扬.贺尔曼先生和比利时信鸽报无上的荣誉。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