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鸽闻天下
用户名
密  码
铭人鸽系
二十世纪赛鸽之最——杨.阿腾血系
作者:EPW欧洲信鸽站 时间:2015-06-10 点击次数:11324


导读

杨.阿腾(Jan Aarden)荷兰赛鸽育种宗师,一生苦心研究,终于培育出一支出色的超长距离鸽系,被世界各地的长距离赛鸽爱好者所追捧,去世后声威不减,品系延续至今,依然被鸽友们崇为上品。荷兰有许多养鸽家如万德维根、马仁、凡吉尔、可尼俾斯等,都是以饲养杨.阿腾系鸽而成名。许多荷比名家在长距离赛的前列名次几乎全靠这一鸽系,在欧洲甚至还为其成立了专门的俱乐部组织,研究发扬其品信赛鸽。1986年荷兰巴塞罗那国家赛冠军鸽是杨.阿腾系血统。1991年、1992年和1993年3次巴塞罗那国际赛冠军都有他的直属鸽系,杨.阿腾血系至今在世界各地的超远距离赛程中依然生生不息。

10.jpg

长距离赛事的标杆

   任何参与讨论赛鸽运动的人当说起长距离比赛时,都必然会提及杨.阿腾(Jan Aarden)品系,该品系由赛鸽大师杨.阿腾亲自培育得出,并在世界各地被广为赞誉。这位创造马拉松品系的荷兰人究竟是谁?他是如何将诸多老牌赛鸽家以及巴塞罗那最顶尖高手的血液融汇贯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现代赛鸽品系的?


赛坛大师的养成

   1893年11月6日在荷兰小城喔斯特市(Oosterhout),一对年轻夫妇马丁内斯.阿腾(Martinus Aarden)和露西雅.斯可恩马科司(Lucia Schoenmakers)迎来了他们最爱的儿子,他们为这个孩子取名“杨.阿腾”,相信在这个时刻这对年轻的小夫妻并不清楚,这个小小的生命将为荷兰乃至世界的当赛赛鸽品系创造出怎样的一番天地,在未来将有多少来自不同国度不同种族的人都将唤出这个名字。

   进入适学年龄后,小阿腾的父母把他送到了圣保罗修道院学校(Abbey of St. Paulus),在这里他对信鸽的爱得以被点燃。杨.阿腾从小就酷爱动物尤其是鸟类,圣保罗修道院的保罗斯神父在修道院养了一些赛鸽。热爱动物的小阿腾自然成了教父的鸽舍“小经理”。在那里他对那些翱翔天空的纯种信鸽爱得发狂。当他18岁时,他成了喔斯特市赛鸽俱乐部的一员, 不久他就拥有了一鸽舍短中程赛鸽。

   早期对杨.阿腾影响较大的是来自布里达的奥曼斯家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奥曼斯就是远程鸽子的名家了,阿腾与老奥曼斯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并得到了他们的一些鸽子。杨.阿腾的“37号”就是“银狐号(Zilvervosje)”的孙子鸽,具有奥曼斯鸽子的父母血统。该有着亮条的羽浅色雨点雌鸽是羽身体条件很好的种赛鸽。她的血统包容了各阿腾鸽名家的血统,诸如穆勒(Muller)、范.阿吉特马尔(Van Agtmaal)、范.登.博夫(Van den Burgh)、范.德.维根(van der Wegen)、范.登.艾吉登(van den Eijnden)与古耶柏斯(Kuypers)以及科.尼皮亚斯(Ko Nipius)的巴塞罗那亚军。

   “37号”对欧洲超长距离赛事的贡献是无比巨大的,过去很少有人知道该雌鸽的血统,此后史蒂文.帕崔克(Steve Patrick)使用阿腾的鸽子赢得英国国家联邦赛,他说道:我敢肯定“银狐号”是史莱佩(Slaper)NL47-270518与阿尔弗雷德.戈里斯(Alfred Goris)的戈里斯(Goris)作出的。这只惊世雌鸽后来与哲森塔茨蒂格(Zesentachtig)NL47-433486)作出了米斯特斯(Meesters)NL49-525758),此后该鸽出现在现代许多有代表性品系的谱系中,穆勒确信银狐号是他们鸽子家族的基础。范.瓦罗伊的雄鸽斯宾 (Spin)是孙子,而雌鸽是银狐号的孙女。当然斯宾是也古耶柏斯(Kuypers)兄弟和皮特.凡.登.艾吉恩登(Peter van den Eijnden)的基础种鸽。正如所说的阿腾的37号是那雌鸽的孙子,与此同时37号也是吉尔.凡.阿格特莫尔(Giel van Agtmaal)500号的祖父以及詹.德.威尔特131号的祖父,当然它们都是阿腾王国的佼佼者。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银狐号是图恩.斯塔夫伦(Toon Stoffelen)著名种鸽老白羽雌(Oude Witpen)的孙女。而花头雌(Bontje Aarden)则是里格藤博格(Ligtenberg)10号的母亲,同样是银狐号的孙女...这份名单似乎毫无休止,因银狐号的影响实在深远,但同时她也是一只超级赛鸽。她的部分成绩包括了:德斯季军(1949年);德斯亚军(1950年);圣文森特55名(1950年);德斯第七位(1951年);圣文森特47名(1951)等。1916年7月20阿藤与珍妮.阿克曼斯(Janntje Akermans)结婚后举家迁往泰特灵根村居住了将近四年,在那儿阿腾建立了一个鸽舍,并将他的鸽子搬那儿,因为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赛鸽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所以建树不多。 1921年阿腾再次搬家到斯滕贝根,随后再次在1924搬家到格林特威格,阿藤在那里与妻子经营管理了一家酒店,并最终定居在了斯滕贝根,即使在今天,许多世界各地的信鸽爱好者也时常去拜访,并将此地视为圣地。


无可磨灭的赛坛贡献

   二十年后,阿腾家里发生了巨大变化,他的儿子安东(Anton)同样也对赛鸽运动产生了兴趣,并在18岁时积极加入他的父亲阵营。父子二人开始将目光投向远程赛距。虽然开始时结果并不理想,但通过他们不懈的努力与创新,最终创造出了令人惊奇的“杨.阿腾超长距离品系”。这之中以为杨的好友皮亚特.德.韦德(Piet de Weerd)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也同样是位世界出名的养鸽专家,他的知识建议对阿腾有着深远的影响,那些鸽子也成为了阿腾主要雌鸽(Delbar/Deguffroy)的来源。事实上该种鸽的血统一直被认为是许多育种家的种源。拜访好的鸽舍,并获得最好的鸽子才能卓有成效,阿腾明白真知来源于前人积累的经验。

   1930年底杨.阿腾的种鸽中有一只来自亨利.罗伊(Henrey Rey)奥斯特罗血统的种雄和一只来自列奥.德.卡克的雌鸽。奥斯特罗血统鸽系儒勒.罗克尔特(Jules Roeckaert)的鸽系。阿腾的红鸽子在某种程度上说,并不能代表他的品系。研究证实,红色是由罗伊和罗克尔特那里来的。罗伊的乌登瓦萨特(uden Vassart)红鸽是罗伊在保韦尔斯从根特萨斯(Sas of Gent)那里拍卖购买的。从罗克尔特那里阿腾买了一只浅雨点贝尔萨克(Belske),其父亲是利昂红鸽系利昂.范.德.萨德的鸽子。

   基于他的天赋和对近亲繁殖育种知识,阿腾使用罗克尔特(Roeckaert)、罗伊和其他人的种鸽进行了大胆的实验。起初,他使用蓝骑士(Blaue Ost Roe)与乌德罗伊(Oude Rey)配对,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成功。它们杰出的结果就是伟大的费茨利尔杰(Fietsvlieger),既是飞行的佼佼者又是优秀育种鸽。将之与迪克灰(Dikke Blauw)相配,育出了司空灰(Schone Blauw)一只出色的冠军鸽子。使用罗伊(Reydoffer)与贝尔萨克(Belske)配对,阿腾的育出了46号赛鸽,该鸽赢得了很多比赛。此后46号的姐姐,即奥兰斯克(Orleanske)连续三年赢得了奥尔良赛。使用德.卡克的维特康克(Vetkonk)与费茨利尔杰(Fietsvlieger)配对,阿腾繁殖出了威克罗(Verkeeroe),该鸽若称不上是荷兰最好的鸽子,也算是他鸽棚中雌鸽的佼佼者。迪克兰 Dikke Blauw 与罗克尔特Roeckaert 的德福提杰Duveltje配对,育出了穆伊克Mooike,该品系又一杰出鸽子。所有这些都是阿腾鸽棚的精华,事实上穆伊克、迪克灰、司空灰、威克罗都赢得过圣文森特这种非常艰苦比赛的奖金。从这些比赛结果中阿腾意识到,他所拥有的鸽子确实具有了卓越的品质。

   阿腾品系的成功在斯腾贝根引起了阿腾追从者们极大的重视。在荷兰,他的鸽子成为了长距离竞赛鸽的枭楚。 同时也促成了对该品系的培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1960年代时期,图恩(Toon)及彼特.李藤博格(Piet Ligtenberg)他们出名的雌鸽老白羽雌(Oude Witpen)与阿腾的鸽子相配,又做出了最出名的两只代表鸽。李藤博格(Ligtenberg)的10号以及范.德.韦根(van der Wegen)那只惊世之作的欧德多福提(Oud Doffertje)成了范.德.韦根的基础鸽。


杨.阿腾的忠实追随者

   在斯腾贝根,使用阿腾品系的信鸽爱好者很多,诸如:图恩.托夫兰(Toon Toffelen), 詹.凡.得.帕(Jan van der Par),詹.德.韦特(Jan de Weert),以及范.阿格特莫尔(van Agtmaal)。据说范.阿格特莫尔的成绩还大有超越阿腾大师之势呢。对阿腾品系卓有贡献的人还有简.库尔斯,他是阿腾的一位好朋友。简.库尔斯有该系的一些好鸽子,并和他人彼此分享种鸽,结果当然十分出色。随着该品系的进一步发展,该系的赛鸽居然统治了达克斯、圣文森特和巴塞罗纳的比赛,风弥欧洲鸽坛,并扬名世界。彼特.德.韦德(Piet de Weerd)买了该品系的一些代表鸽,并且易与他人,从而起到了推广的作用。

   另一个对阿腾鸽系有者重要贡献的人就是皮特.拉热罗幕斯(Piet Lazeroms)。这位阿腾鸽系的专家买了阿腾鸽舍中最杰出的鸽子。拉热罗幕斯的鸽子此后也成了欧洲和其他地方的信鸽爱好者们获取阿腾鸽的主要来源。例如,范.皮伯斯查藤(Van Peperstraten)和德.赫依德(de Heyde)就是从他哪儿引进鸽子的。后者从拉热罗幕斯那里得到了卡拉伯(Klapper),并以此建立了他那出名的鸽舍。范.热尔德伦(Van Zelderen),他用阿腾品系赛鸽五次嬴得了国内赛事。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索.欧内斯特(Theo Ernest),他在巴赛罗纳的成功就是以阿腾为基础的。此外布鲁格门(Brugemann)兄弟以及胡伯.乌斯藤里杰克(Hub Oostenrijk),他们出名的鸽舍也是建立在来自赫恩 (Hein)的阿腾鸽基础上的。布鲁依尼斯的杰克.司特卡提(Jac Stekatee)的功绩也不小视,他建立了1990年代最顶级的阿腾鸽军团。他的黄金种鸽788号被视为阿腾鸽王朝中六十只顶级鸽之一。此外还有著名的世界育种开拓者竟翔者德.沃格尔(de Vogel)。

   这里似乎只提到少数几位追随阿腾大师的佼佼者。其实更多例子不胜枚举,他们都是以他们自己的方式为发展这个品系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早期的杨阿腾无法想象他对鸽子的热爱会促使他创造出一个现代赛鸽品系的诞生,并由此生产了大批的阿腾长距离种鸽忠实追随者。时光荏苒、沧海桑田,一代大师早已作古:对他最好的纪念末过于世人对他的崇敬与追思,尽管斯人已逝,但他的品系还将继续征服高山、大海和其它艰难险阻奋勇冲往它们家园。在世界竞翔史上这位来自斯腾贝根大师的成就将永不磨灭,生生不息。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