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鸽闻天下
用户名
密  码
铭人鸽系
比利时中距离强豪万侯.尤特豪芬家族
作者:互联网 时间:2015-07-10 点击次数:12023

04.jpg

  万侯.尤特豪芬(Van Hove Uytterhoeven),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个鸽舍的赛绩引起很大轰动,如果说它不是全国最好的鸽舍,但至少也可以算最好的鸽舍之一。现在万侯的名字享誉世界,赛绩更是让人羡慕不已。万侯辉煌的赛绩实际上是他本人、他的妻子米特.詹森(Mit Janssens)、儿子吉尔特(Geert)和叔叔乔斯尤特豪芬(Jos Uytterhoeven)共同努力的结果。最初"尤特豪芬"被冠以"冠军鸽舍"的美誉是因为叔叔乔斯,他的鸽子是小镇普特"冠军鸽舍"的基础。事实上,他在1940年就已经开始赛鸽了,在那些日子里,比利时是别的国家的殖民地。养鸽被禁止,统治者强迫所有的鸽友清除棚里的鸽子,可是在一些小镇里,许多鸽友并没有这么作,而是继续养鸽子。当时安特卫普的伊瓦德。哈卫尼斯(evrard Havenith)是整个国家最成功的鸽友之一,他的鸽舍经理是戈斯特迪芬特(Gust De Feyter)。在哈卫尼斯把鸽子交给殖民者之前,芬特在乔斯。尤特豪芬的鸽舍里留了一些鸽蛋,目的是为了让这些有价值的鸽子血统能够延续下去。然而,当战争结束时,哈卫尼斯从殖民者那里取回了大部分的鸽子,乔斯得以留下被他"拯救"的"哈卫尼斯"鸽子,就是这些鸽子的后代使乔斯成了当地最好的短距离鸽友之一。1959年,乔斯的侄子万侯和吉斯特尔小镇的一个农民的女儿米特。詹森结婚了,很快,米特也加入了赛鸽运动,1972年,万侯和米特在房子的后院里建造了自己的鸽舍。当然这些鸽舍的鸽子都来自叔叔乔斯。就在这年,乔斯让"灰95"和"Vuil Geschelpt"配对作出了"老佛利普",这羽鸽子是纯哈卫斯血统,它也成为万侯尤特豪芬的基础种鸽。

06.jpg

个人赛绩

  赛鸽冠军家族─比利时万侯-尤特豪芬鸽舍(Van Hove-Uytterhoeven), Belgium代表赏历:

  1994年 利蒙治国家赛 冠军

  2001年  南非奥林匹克中距离代表鸽 4位

  2002年 波治全国16950羽 冠军

  2002年 亚精顿半全国3589羽 冠军

  2003年 法国奥林匹克比利时中距离代表鸽 3位

  2003年 拉苏特兰国际赛 冠军

  2007年 盖雷国家赛 冠军

  2007年 KBDB一岁鸽最佳鸽舍

11.jpg

鸽舍概况

  原本砖造的鸽舍在过去几年来历经了好几次扩充,有时是加上砖造的建筑,有时加上木造的。不论是使用什么建材,他们的原则只有一个,就是保持良好的通风。万侯家族所拥有的鸽数一直保持在45——50对种鸽,70羽的老选手鸽,和大约120羽的幼选手鸽。种鸽在12月1日进行配对,吉尔特负责种鸽的配对,他说:"我们以有最好赛绩的鸽子来繁殖,如果没有办法找到冠军鸽的话,偶尔会用牠的兄弟鸽或姊妹鸽。"吉尔特偏好直系繁殖,以便于维持优秀鸽子的质量,但还是会在10%的配对中,冒险进行交叉繁殖。在1983年,他们从来自肯赛尔(Kessel)的卡尔。薛伦(Karel Schellens)那里,引进了霍夫肯(Hofkens)鸽。两羽霍夫肯血系的母鸽,再加上1985年从来自里尔(Lier)的亨德瑞克(Hendrieck)处购得的一羽母鸽,在与原有的汉芬尼斯血统配对之后,有了相当令人满意的结果。

05.jpg

喂饲训练

  在过去,当他们让幼鸽自行配对时,他们发现结果实在不太稳定。老选手鸽在12月中旬配对,而一岁鸽则要等到1月中旬。鸽子们主要的目标是放在中程赛(400——640公里),早期的短程赛是用来做为训练之用,而参加长程赛则只是为了好玩。老雄鸽以传统的鳏夫制参赛,但幼鸽则在年幼时雌雄鸽就会被分开,年轻的雄鸽以自然制参赛,和老雌鸽配对,而年轻的母鸽则以鳏夫制参赛,和老雄鸽配对。蜜特负责照顾幼鸽,这些鸽子通常在1月底被移进幼鸽区,并立刻按照性别分开。鸽子们会尽快地获得自由,同时他们也鼓励鸽子只要一有机会就到花园走走。因为有得到很好的饲育,在一开始的数周内,鸽子们都倾向于留在屋顶上,这是他们希望的。在第8——12周时,鸽子们开始成群地飞翔,开放鸽舍的时间就会被缩短。之后,幼鸽们一天只有一次被放飞的机会,饲料则改成热量较低的混料,鸽子的运动时间一次最多不超过2小时,牠们飞出去之后,就会高飞至看不见。在开始放飞时,鸽子们通常会成群结队地归巢,一段时间之后,牠们就会分成较小的群体甚至是单独出现。万侯家族从以往的经验中发现,飞得最远的鸽子通常就是最好的鸽子。他们也观察到,最容易紧张的往往也是最好的鸽子。从3月20日到7月5日,幼鸽一天里约有15个小时会被安置在暗室里。万侯家族认为,他们的鸽子之所以比其它鸽舍的鸽子较不容易迷途,原因在于鸽子在进入暗室之前,就在附近飞得不错。尽管蔽光系统明显地阻止了鸽子们的换毛,万侯家族还是把获胜的重点放在良好的健康及充分的回巢欲望上。

  如果天候允许的话,幼鸽的训练从4月底开始,从一开始的8公里,慢慢进展到第二次放飞的25公里,第3次的40公里,第4次的75公里。只要天气稳定,他们可以在一周内进行到100公里。之后的每个周日,鸽子们会被带到魁夫兰和当地的鸽子一起放飞。然后牠们就准备好参加第一次的比赛了。年轻的雌鸽以鳏夫制参赛,和老雄鸽配对,而年轻的雄鸽则以自然制参赛,和老雌鸽配对。在过去,当万侯家族让幼鸽自行配对时,他们发现结果实在太不稳定。幼鸽赛的重头戏是波治大赛(470公里),他们试着要在比赛之前,让鳏夫制的母鸽孵6——7天的蛋,而年轻的雄鸽则有16天大的幼雏要喂养。他们从不强迫幼鸽们运动,因为相信一羽正常的幼鸽是会想要飞的,如果牠没有办法顺利地飞行,那么这时就需要兽医了。幼鸽们通常有6——7场比赛,距离大约是320——480公里,等牠们飞完前5次的比赛后就不再参赛。年轻的雌鸽会参加到拉索特年(584公里)的比赛,而年轻的雄鸽则只参加图利(373公里)的比赛为止。

07.jpg

饲料补品

  万侯家族并不自行混合谷物,但是他们会向不同的、可靠的零售商购买。他们认为挑选谷物的工作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士负责,所以他们向4家不同的公司购买饲料。对于幼鸽及换毛期的部分也是同样的处理方式。他们最不能忍受的事就是让鸽子挨饿,所以在饲料供应方面十分充足,并且在喂饲30分钟之后就会被清理掉。

  种鸽全年都有维他命、矿石和红土可以食用。在换毛期的饲料并无不同,但是全部的鸽子都会提供维他命、氨基酸及电解质。

08.jpg

最佳赏历

  万侯家族唯一相信的策略就在巢里,他们只相信有好表现的鸽子。吉尔特说:"所有优秀的选手鸽都拥有极佳的生理特征,但我们看不见一只鸽子最重要的特质-牠的头脑。"万侯家族已经赢得了5部车子,两次全国赛,一次是利蒙治(8356羽),一次是1994年的二岁鸽赛(8667羽。)在1996——1998年之间,他们在全国赛及半全国赛中,写下了34次名列前20名的记录(其中一些比赛的总参赛数高达49100羽),包括2次冠军、1次亚军及2次季军。在同样赛季的省赛部分(总参赛数最高7124羽),他们有58次拿下前10名的记录,包括7次冠军、5次亚军及6次季军。1999年8月7日,在亚精顿举行的幼鸽赛,当时万侯家族有41羽鸽子参赛。他们拿下安特卫普联盟的冠军,并在安特卫普总参赛数1652羽的省赛中,41羽鸽子硬是拿下了41个奖项。请想象一下,不到480公里的比赛,入赏率100%,这实在是了不起的成绩。不用说,像这样的表现,他们理所当然拿下了1999年安特卫普所颁发的鸽王1位、2位及5位。

09.jpg

出色的选手

  利蒙治总参赛数8667羽的冠军赢家是"年轻波里欧"(Young Bolero,B92-6151690)。1992年还是幼鸽的牠,拿下省赛11447羽4位、波治全国赛60887羽147位、省赛3834羽11位、亚精顿全国30909羽255位。接着在1993年,牠以一岁鸽的身分,再夺得省赛2685羽54位、波治全国11467羽54位。你可能以为对万侯家族而言,要挑出选手参赛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事实则不然,例如他们就十分依赖"年轻班吉2号"(Jonge Bange II,B86-6475153),牠不但是一名杰出的选手,还跃升成为排名第一的种鸽,在鸽舍里有50%以上的鸽子都和他有关,而全数的鸽子则都和牠的父母鸽有关。"年轻班吉2号"仍然是100%的多产。就算是计划最周详的鸽舍,事情的进展也不会总是那么顺利。万侯家族在小偷闯入种鸽舍之后,在1998年的冬天安装了专业的防盗警报器,他们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不幸的是,这次事件让他们对于陌生人的态度变得十分紧张,而且他们相信相同的事件会再重演。另外一件让他们失望的事是药物控制,也就是可体松的检验。从1996年这种鸽药被引进之后,许多知名鸽舍的检验结果虽然是阳性的,却仍然被允许参赛,而万侯这样一个成绩优异的鸽舍,被检验的次数更是远多于任何其它在比利时的鸽舍,更重要的是,他们每一次的检验结果都是阴性的。如果能够制定一条有助于赛鸽运动的规则,他们希望处罚任何对自己的鸽子下毒的鸽友。尽管他们不是专职的鸽友,但是万侯家族却有十分专业的态度,并且总是竭尽所能的求胜。他们同意赛鸽运动不断地在进步,包括新的比赛方式及各式各样的鸽药,但是他们也强调,刚加入的新手千万不要相信那些夸大不实的鸽药及特效药的广告。

  前面已经提到了"老佛利普"是基础种鸽,他的直子是"小佛利普"。他也是最好的种鸽。出色的种鸽还有"老帮吉",环号是B74-6251989和"帕瑞尔特",环号是B80-6546877,"帕瑞尔特"是"小佛利普"的侄子,你也能从万侯的血统书里找到"老邦吉"的名字。当有新血被引进时,血统书上都写的很清楚。"霍佛肯1号"和"霍佛肯2号"是两羽很成功的引进的鸽子,他们是从Karel Schellens那里引进的,而且他们也从福洛。英格斯父子那里购买鸽子,英格斯父子是一位顶级鸽友。"Jonge Bolero",环号是B92-6151690,获得1994利蒙治国家赛2岁鸽8,855羽冠军和老鸽8,362羽冠军。它是"白条英格斯Witpen Engles"和"Peggy"的直子。在普特他们尝试把获胜幼鸽放进种鸽舍里,这样会使赛鸽团队的力量暂时相对薄弱,但从长远来看,这样作还是很有收益的,每一个鸽舍的成功都是依赖种鸽的品质。现在米特和吉尔特给种鸽配对时的选择余地很大。他们不断的研究,制定计划,配对,最终作出冠军鸽。种鸽舍越来越强大,如果你研究他们的血统,你会发现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血系-吉尔特体系,他们坚持使用自己的基础种鸽。

10.jpg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