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鸽闻天下
用户名
密  码
铭人鸽系
比利时幼鸽少帅—丹尼.凡戴克
作者:互联网 时间:2015-12-29 点击次数:13350

出自真正的养鸽世家

丹尼•凡戴克(Danny Van Dyck)住在普勒,位于赞德霍芬(Zandhoven)的附近,这个地方因为凡莱尔兄弟(the Van Laer brothers)而闻名于赛鸽世界。在赞德霍芬地区,同名好友(但不是同一家人)迪克•凡戴克因为拥有传奇名鸽“所向无敌” (Kannibaal)而闻名于世。现在,丹尼•凡戴克和他的邻居瑞克•贺尔曼(Rik Hermans)都成为了赞德霍芬地区的赛鸽运动中的佼佼者。如果有人问俱乐部中的成员或者工作人员有关丹尼•凡戴克的事情,他们都会获得同一个答案:“他是不可战胜的!”当我们仔细研究他所取得的非凡成绩,我们也确实无法否认这一点。丹尼用火箭般的速度冲到了赛鸽领域的巅峰,跻身于赛鸽强豪之列。2008年的时候,他获得了比利时全国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亚军。2009年,他获得安特卫普全省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冠军以及比利时全国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季军,同时也夺得了比利时全国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4、5、7、8位。终于,在2010年获得西部欧洲杯中距离鸽王冠军。他持续获得优秀的成绩,在2011年获得比利时全国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冠军以及比利时全国KBDB小中距离幼鸽鸽王第5位的双头衔。然而,2011年对于丹尼来说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赛季,他依旧在很多竞争激烈的中距离幼鸽赛中获得了不俗的表现。 对于一个能连续四年均取得中距离鸽王头衔前三名的鸽友来说,那就可以称得上一个当之无愧的“国家级强豪”了!

59.jpg

幼鸽领域的专家

40岁的丹尼是一位务实的鸽友。在冬季,丹尼几乎没有很多时间或空闲留给鸽子,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早上他必须很早就出门(大概7点30分),下班回到家已经是下午的5点了。来到鸽舍后,他打开灯,开始给赛鸽喂食,5分钟后便关灯离开鸽舍。幸运的是,他拥有一位热心肠的邻居—瑞克•贺尔曼(Rik Hermans )。他们都会在需要的时候相互帮助。但是每到周末,他们又变成竞争对手在赛场相互争夺胜利。相比其它鸽友,他的20对配对并没有存在很大的不同,尽管种鸽舍里的光照也会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种鸽们也会很快产下鸽蛋,然而在幼鸽们的喂养和训练上跟其它鸽友也并没有明显的差别。丹尼实际上是一位专门训放幼鸽的鸽友。他解释到:“2102赛季,我准备了15只一岁的雄鸽,但是也有可能它们的成绩会不尽人意。在未来的比赛中,我实际上还是会只考虑用幼鸽来比赛,并成为幼鸽比赛领域的专家!” 每一年都会育出100只幼鸽,其中65只出自种鸽和赛鸽作育的第一轮幼鸽,剩下的都来自赛鸽们的第二轮作育。

丹尼11岁的时候便一脚踏进了一辈子都令他着迷的赛鸽世界,在那个时候他用祖父理查德•凡戴克送给的八羽幼鸽开始了人生的第一场比赛。然而当他变成青少年时(1990年到1996年),他离开了赛鸽界,也短暂失去对赛鸽的热爱。但是在1998年当他搬到普勒的新家时,他决定重新复出。他回归后的第一批种鸽是来自邻居雷内•史默德(Rene Smolders)(这也是他现在鸽舍里基础种鸽的主要血系),苏•佛林登(Sus Verlinden )以及一些他人捐赠的鸽子,加上一些来自查理•米尼斯特(Charel Minister )。他们的鸽子给丹尼带来了成功,但却没有获得真正的冠军。2003年,一羽来自约翰•当可斯的种鸽改变这个局面,它配上了“黑斑”( Zwartje )(安特卫普联盟冠军鸽舍功臣之一)。 配上来自乔斯•库尔斯(Jos Cools)、艾迪•詹森(Eddy Janssens)、迪克•凡戴克、西奥•范赫纳贺腾(Theo van Genechten)、鲁迪•狄尔斯(Rudi Diels)血系的种鸽。丹尼真正获得巨大成功依靠的来自邻居瑞克•贺尔曼的种鸽,以及目前鸽舍内的一羽王牌种鸽—来自米•范登博兰登鸽舍。这些种鸽均来自瑞克•贺尔曼的成功血系,比如“美妙号”(Beautiful),女儿“小淘气”(Skippy),姐妹“莎琳”(Charlene),“雌鸽王”(Ace Duifke)的一羽兄弟和两羽子代,“慕妮”(Munli)的一羽儿子,“年轻山森” (Jonge Samson)一羽儿子。当然鸽舍里面的头号种鸽“猎头者”是“普派”(Propere)的一羽儿子,自从扎根在丹尼的种鸽舍之后便立刻展现出非凡的育种能力,不久后便育出“加隆”和“加隆的同窝兄弟”(还是“菲奥娜”的祖父,有兴趣的话可以进一步仔细去了解)。这些重要的引进为丹尼的鸽舍注入了更多的实力和活力,那也会让丹尼的实力不断的提升。他迅速的冲向赛鸽运动的前列,成为比利时赛鸽高手之一。

我们现在开始为你展示丹尼鸽舍中的关键赛手,它们分别是“加隆”(Kanon)、“加隆的同窝兄弟”( Nestbroer Kanon)以及“菲奥娜”(Fiona)。下面让我们仔细来看看它们所获得的成绩。

“加隆”BE09-6323112

2010年欧洲杯比利时全国中距离幼鸽鸽王冠军
2009年比利时全国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
4位杜尔丹 1245羽 冠军
杜尔丹 1938羽 冠军
马内   3040羽 冠军
杜尔丹 1962羽 6位
拿永   1481羽 23位
杜尔丹 1747羽 35位
杜尔丹 1478羽 44位
魁夫兰 1654羽 65位等等

已经是以下赛鸽的父亲:

“10-743号”获得 安特卫普联盟鸽王4位
“10-744号”获得 安特卫普联盟鸽王8位

已经是以下赛鸽的祖父:

“11-780号”获得比利时大师杯鸽王4位
“11-774号”获得杜尔丹2305羽冠军 
“11-567号”获得肯宾斯( Kempische)俱乐部鸽王冠军,亚精顿冠军(在瑞克•贺尔曼鸽舍比赛).

他的后代确实也很值得关注:家族中拥有几个著名的名鸽和常胜于速度比赛的血统:

父亲:“加隆的爸爸”(Father Kanon)BE08-6269348(来自瑞克•贺尔曼--米尔.范登博兰登的鸽舍),它的父亲是“普派” BE06-6212441, “加隆的爸爸”的兄弟曾获得波治全国9021羽47位和拉索特年全国13469羽132位。(一羽种雄直接来自瑞克•贺尔曼的基础配对“一岁鸽”(Jaarling)X“詹森”(Janssen)。
血统里有来自艾迪•詹森的种鸽,配上“法兰丝恩”(Fransien)BE05-6445543, 它曾获得一岁鸽杜尔丹831羽冠军 (来自顶级种鸽“法兰丝”(Franske) 一羽来自福乐•佛沃特原舍的雄鸽,它是“芬尼卡父亲”(Father Fieneke)和世界名鸽“芬尼卡5000”(Fieneke 5000)的子代,这羽福乐•佛沃特原舍的雄鸽配上瑞克•贺尔曼的基础配对“一岁鸽”X“詹森”的一羽女儿。

母亲:BE08-6297117“花头黑斑雌” (Tam Zwartje),一羽超级雌鸽并获得2008年安特卫普联盟中距离鸽王冠军,也是08年比利时全国KBDB中小距离幼鸽最佳鸽舍亚军的功臣之一。 它来自约翰•可当斯的“斗士”(Vechter)BE03-6290114配上 曾获得安特卫普联盟鸽王5位的“黑斑雌”BE06-6370829(它的血统是雷内•史默德杂交乔斯•库尔斯)。

“加隆的同窝兄弟” BE09-6323111

2009年比利时全国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5位杜尔丹 1962羽 冠军
杜尔丹 1747羽 季军
杜尔丹 1478羽  7位
杜尔丹  806羽 32位
杜尔丹  1245羽 38位
杜尔丹   2644羽 49位
魁夫兰   1654羽 63位

它是以下获奖鸽的父亲:

“10-747号”获得梅伦718羽冠军、杜尔丹1875羽6位、拿永1265羽6位 “10-702号”获得梅伦1281羽13位、杜尔丹1610羽13位、杜尔丹1472羽13位、杜尔丹1482羽13位

此外,它还是2011年丹尼鸽舍内一羽超级赛手的祖父,这羽超级赛手就是“菲奥娜”。这羽神奇的雌鸽获得以下的成绩:

“菲奥娜” BE11-6244765

2011年比利时全国KBDB中距离幼鸽鸽王5位
2011年安特卫普联盟ZAV中距离幼鸽鸽王冠军
杜尔丹  2305羽 亚军(稍稍慢于同舍的冠军)
杜尔丹 2698羽  6位
杜尔丹 1469羽  8位
梅伦   2013羽  31位
杜尔丹 2063羽  43位
奥尔良省赛 4877羽 117位

父亲:BE08-6338583 “新迪卡普里奥直子”(Nieuwe Zoon Di Caprio);(迪克•凡戴克原舍)一羽非常有潜质的种鸽,它的父亲是凡戴克现役第一种雄迪卡普里奥BE05-6045015,获得过魁夫兰1928羽冠军、魁夫兰1580羽冠军、魁夫兰1278羽冠军、魁夫兰1267羽季军、魁夫兰658羽季军、魁夫兰2622羽8位、魁夫兰881羽10位、魁夫兰1583羽12位(贺尔曼斯•赫斯特血统),它的母亲“小超级雌”(Superke) BE06-6210001 (“所向无敌“的女儿配对”波治号“的儿子)。

母亲: BE10-6284748 “加隆同窝兄弟的女儿”(Daughter Nestbroer Kanon)它是“10-702号”和“10- 747号”的平辈姐妹 (以上有介绍),它出自“加隆的同窝兄弟”配对上“雌鸽王” BE06-6370820(它的父亲获得2006年安特卫普联盟幼鸽鸽王10位,乔斯•库尔斯的灰色库尔科配上有着雷内•史默德杂交艾迪•詹森血统的基础母鸽“灰母鸽”)

一件有趣的轶事:“菲奥娜”(Fiona)的母亲是邻居瑞克•贺尔曼通过购买一张鸽子代金卷获得的。瑞克选择了“加隆”同窝兄弟的一只优秀女儿,然而它并没有在赛事中取得好成绩,它在一次灾难性的比赛后的几周后才回到鸽舍,瑞克问丹尼还要不要把它带回去。丹尼说,要,所以这只漂亮的母鸽立刻住进了丹尼的种鸽舍,然后就生下了“菲奥娜”!只有丹尼慧眼识英雄。

如果你仔细观察上面的成绩单,就完全不会对“加隆”和“加隆的同窝兄弟”立刻晋升为年轻种雄感到惊讶。他们是丹尼•凡戴克建立他种鸽基础的独特战略的经典案例,特别是启用年轻优秀的赛鸽作为主力种鸽。其他的幼鸽就进入赛鸽棚,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的幼鸽们的表现会比老鸽们优秀!很值得一提的是,他确实非常擅长于幼鸽比赛。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呢?

比赛系统:自由滑动的入口

如前所述,每一年都会繁殖出一百只幼鸽,第一轮的六十五只幼鸽会立刻参赛验证。第二轮的幼鸽的验证就会宽松很多,以为它们主要用于填补第一轮幼鸽的空缺。当幼鸽们长到六周大的时候,它们就会接受5天毛滴虫(tricho)药物的治疗。早生的幼鸽从三月初到五月底接受避光制(从下午五点半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对于第二轮的幼鸽来说,它们从一开始到六月中旬都要生活在避光的鸽舍中。它们不会获得额外的人工光照。如果四月中旬的时候天气合适,训放便会拉开帷幕。因为丹尼拥有一份白天的工作,周一到周五都没有足够的时间,所以他只能利用周末的时间来训练它们。它们尽可能多的接受训练,大概会给予它们十次的训练,每次距离都不超过四十公里,也就是最远不超过维尔福德(Vilvoorde )。然后,它们迎来了第一次跟众多陌生的赛鸽一起上笼比赛,通常,在参加中距离比赛之前,它们会先参加四场速度比赛,一般是两场魁夫兰(Quiévrain)和两场拿永(Noyon)。从那时起,重点将会转移到中距离的比赛上。有时,丹尼会选择一只赛鸽去参加国家赛,但这并不常见。所以,对于一个有白天工作的鸽友来说,工作日真的没什么时间训练鸽子。然而,这看上去似乎对于比赛成绩没有很大的影响!

雌鸽和雄鸽在第一次魁夫兰比赛前都会待在一起。接下去整个赛季它们都会生活在相隔的两个鸽舍中,中间拥有可以自由移动的入口。在鸽舍里,地面木板是倾斜的,用一些红酒的纸板箱倒着放,纸板箱上留有一小块开口,可以让它们当做自己的巢箱,这就会营造出一种阴暗和密闭的小环境,这对它们来说十分舒适。在鸽子上笼之前,它们可以拥有两个小时的见面时间,赛鸽归巢之后,它们可以无忧无虑地跟自己的伴侣相依相伴知道夜晚来临(困难的比赛),有时甚至可以一直待到第二天早上(这是当遇到延期放飞的比赛)。

对于日常训练,丹尼可以依靠他的邻居瑞克的帮助。早晨六点的时候,幼雌鸽已经开始跟瑞克他们家的老雌鸽一起绕舍训练。所以,丹尼要起得很早,他的雌鸽们会在七点半的时候回到自己的鸽舍,那时候丹尼已经要去上班了。否则,鸽舍就要一整天都开着,这样的话其他鸽舍的鸽子也会飞进丹尼的鸽舍,这是有一定风险的。因此,丹尼希望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让他的雌鸽们能在他上班之前完成训练。下午大概三点半的时候,公鸽开始一天的训练,丹尼的妻子娜塔莉(Nathalie)、女儿或者瑞克会帮忙打开鸽舍让公鸽飞出鸽棚。丹尼下班回家之后,他会将他的未来之星召唤回鸽舍,然后将鳏夫们放出训练。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那样,最优秀的赛鸽会立刻转移到种鸽舍里,种鸽舍有着严厉的淘汰制度,一旦证明不能育出优秀的后代,就会被淘汰出种鸽舍。丹尼相信这是成功唯一的道路。

在中距离比赛开始之前,幼鸽选手们已经充分调整好状态。在2011年,丹尼使用松露多(Soludox)对赛鸽们进行5天的呼吸道治疗,在此之后,由于这个赛季遇到了众多下雨的艰苦赛事,他会在这些赛事之后额外增加三天的药物治疗。赛鸽归巢后,会给予它们精华液以及三餐中添加来自迪威德的鸽胜宝(B.S)。在装笼之前,会在水中添加万能液(Dextrotonic)和欧乐强(Oropharma)。另外,他会定期在赛鸽的饲料中添加啤酒酵母以及在水中加入苹果醋,日常添加新鲜的矿石、维他命和保健砂。喂养它们的是来自赞德霍芬的罗尼•凡提尔堡(Ronny van Tilburg)提供的JOVATI混合饲料。

总而言之,丹尼只留下那些名列前茅的赛鸽,至少要获得前十名。因此,很少鸽友能像丹尼那样做到只保留少数最顶级的悍将,而不是留下大部分看似有潜质的赛鸽。能连续四年获得全国中距离鸽王前三位的鸽友最有发言权!他多年来一直是赛鸽运动中的佼佼者,而这个头衔意味着他超越了自己,不断攀爬新的巅峰!恭喜你,丹尼!


上一页 下一页